消防救援支队对武汉火车站进行全面消杀
来源:消防救援支队对武汉火车站进行全面消杀发稿时间:2020-04-06 14:23:10


“近期国际粮价上涨更多是疫情造成恐慌性消费的影响,我国去年谷物净进口量为1468万吨,占我国谷物总消费量的2%左右,国际粮价上涨对国内粮价的影响十分有限。”魏百刚提到,3月份以来,我国大米零售价每公斤6.6元,面粉零售价每公斤3.95元,价格保持稳定,市场供应平稳。最重要的是我国小麦、稻谷库存充足,一旦粮食市场出现波动,我国有充分的调控手段进行平抑,完全有能力应对外部影响。

粮食应急保障方面有什么措施?

在他看来,目前传导比较显著的是食用植物油价格,主要因为我国大豆、棕榈油、菜籽油对全球供应链的依赖度比较高,而且从2019年下半年以来,全球食用植物油普遍进入价格上涨阶段,叠加疫情影响,国内食用植物油价格有所上涨,可以预期的是涨幅会相对有限,在可控范围内。

“巴西大豆3月向中国的出口量是增加的,目前我们国家大豆正常进口,并没有受到影响。”魏百刚解释道,巴西大豆现在在收获季节,今年产量或增至1.21亿吨左右,出口量也会随之增加。巴西大豆生产出口多数是销往中国,大豆收获后要及时出售,所以巴西从农场主到政府都在采取积极措施,努力保持出口顺畅。此外,4月下旬美国大豆进入播种期,预计大豆意向种植面积增加,落实年初中美已达成的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自美国进口大豆今年可能有所增加。

那么是否有必要抢购囤积粮食呢?“粮食还是要吃新的好。”魏百刚表示,我国粮食产量丰、库存足,即使在前一阶段国内疫情比较严重的时候,市场上的粮食以及各类副食品都是货足价稳,老百姓家里都是米面无忧,现在更没有必要去抢购囤积。

当下,新冠肺炎疫情还在继续蔓延,而巴西、阿根廷、美国是疫情比较重的国家。魏百刚表示,农业农村部将会同有关部门密切关注疫情对我国进口大豆的影响。一方面,强化监测预警,与主要出口国加强协调,把疫情对大豆供应链的影响力争降到最低。同时进一步优化流程,提高进口效率。另一方面,将持续推进大豆振兴计划,多措并举稳定国内大豆生产,保障大豆供应。

白思豪强调,目前纽约的病亡者人数尚未达到太平的最大容量,“尽管情况将很困难,但是我们还有空位。”

白思豪的新闻秘书弗雷迪·戈德斯坦(Freddi Goldstein)则表示,若有必要临时埋葬病亡者,那么纽约市政府会将他们埋在布朗克斯的哈特岛上。

这引发了公众对粮食安全的担忧,我国粮食够不够吃、要不要囤积等成为热门话题。4月4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就做好疫情期间粮食供给和保障工作情况举行发布会,农业农村部和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相关负责人解答了相关问题。

4月3日,重庆市江津区储备粮有限公司的成品大米仓库内,一名工作人员操作着装卸车辆装卸袋装大米。 新华社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