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一些欧美国家封城不奏效 不是真正的封城


福奇说,美国抗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5日面对直播镜头,他手举“30天疫情防控指引”说,这是疫情防控“唯一也是最好”的工具。

在白宫高强度的工作之外,福奇不时利用工作间隙接受媒体采访,向公众普及防疫常识,为媒体答疑解惑。3月22日在赶往白宫的路上,他接受《科学》杂志记者电话采访时承认,特朗普关于疫情的一些说法不符合事实,“但我不能跳到话筒前,把他推下去。好吧,他说了,让我们试着下次纠正他。”

福奇的前上司、克林顿政府时期的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唐娜·莎拉拉说,“福奇正在扮演和他过去一样的角色,以确保科学是准确和明确的”“在公共卫生紧急情况下,对美国公众可信的人是科学家和医生,而不是政客”。

在白宫“战疫”的两个多月来,福奇反复被问的一类问题也是关于“时间”——“拐点”何时到来?疫情何时结束?经济何时重启?但他至今没有明确答案。

这已不是福奇第一次在公共卫生危机中站到公众面前。美国医师协会最高奖“乔治·科伯”奖2007年的颁奖词是这样介绍福西的:安东尼是一位伟大的沟通者。在一次次新发和再发传染病重大危机中,他多次出现在全国的电视屏幕上,为美国人提供自信、洞见、现实和可靠的建议。

时至3月12日,美国新冠肺炎感染人数超1500人,疫情在45个州以及首都华盛顿出现。福奇连续两天在国会出席听证会。他发出警告,病毒流行的历史经验表明美国疫情“会比现在更糟”,而美国医疗系统“并没有真正适应当下的需要”。

文章说,台湾在2019年12月31日就向世卫组织发出武汉出现新冠肺炎的警讯,这就言过其实了。事实上,是武汉市政府于2019年12月30日发出新冠肺炎通报后,台湾向世卫组织问询有关情况。台湾是在今年1月23日才发现第一例确诊病例,它怎么可能在去年12月31日就发出警讯呢?它有先知先觉?

舆论的高关注也让他不得不回答超出专业范畴的提问。在白宫被问及对国际组织和他国防疫措施的评价,福奇的回应直截了当,“这不是我的风格,我真正想谈的是我的工作。我是一名科学家,一名医生,一名公共卫生人员,我不喜欢参与这些事情。”

79岁的福西身材不高、瘦削,说话声音沙哑。站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身后,双手交叉胸前是这位免疫学家的习惯性动作。

左三为安东尼·福奇。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